趣談徐州的“八號”(薛)


徐州有5000多年的文明史,2000多年的建城史,是包括西安、咸陽、北京、南京、洛陽、開封在內的中國十大古都之一。在城市的大街小巷中,有幾百條大大小小長短寬窄的街道。如果你有興趣可以“從一數到十”,也可以“從千數到萬”。比如“一人巷,二眼井(二府街),三馬路(三民街),四道街,五孔橋,六營盤,七里溝,八里屯,九里山,十里鋪”;比如解放橋旁徐師一附小東有一條“千里巷”,西關余窯附近則有“萬里巷”……這些街道在存在的千百年中,為了戶籍查找方便,都自然地形成了“從一到十”,“從百到千”,“從千到萬”的門牌號和自己的變遷史,今天僅就“森嚴的河清路八號——徐州原看守所舊址”,“厚重的解放南路八號——徐州市人民政府舊址”,“威武的文亭街八號——道臺衙門”這些“八號”談談。同時也希望能起到拋磚引玉的作用,“老徐州們”和文史學者也來談談其它街巷的“八號”、“十號”,進行一次徐州街巷的“人肉搜索。若這些文章被有心人“結集成冊”,則對開發徐州旅游,挖掘徐州歷史起到一點作用。森嚴的河清路八號——徐州看守所原址提到徐州街道中的八號,最讓人感到神秘、敬畏的當屬河清路八號——徐州看守所原址。這個院落原是漢奸鄭飛卿的房產,抗戰勝利后被國民政府沒收。因為它是徐州以前關押犯人的唯一地方,常年戒備森嚴,崗哨肅立,又是專政機關,也就是毛澤東所說的“刀把子”,再加上阿拉伯數字中的“8”又像一副立著的手銬,更增加了它的神秘感??詞廝匝≡謖飫?,因為它在日偽時期就是關押犯人的地方,1948年12月1日徐州解放時被我山東公安大隊接管。該看守所設施老化,又處在鬧市區,在上世紀未遷往“北山”,去年,又從“北山”遷到三堡。在“老八號”對面路西的一片垃圾堆場旁,因為這片垃圾堆是為填充張勛祠堂后花園的那片水面(原先可劃船),當時駐扎在看守所的警衛排大約有三十多人,每天在這片垃圾堆成的空曠地上操練,立正,稍息,齊步走的口令不絕于耳,最后就是步槍瞄準:“目標正前方,100公尺小黑人,預備,放!”喊口令的軍官膠東口音至今仍留在我的腦海中,如果還有在此居住過的老人,一定還能記住這悠長、沉著而堅定的口令聲!那時出差最怕就是找不到旅店,1983年即使當年住宿如此困難,我市一家工廠的供銷科長卻因被安排的房間是“8號”而堅持換房,這讓外地的旅客大惑不解:“八八發發”是個吉利的數字,怎么徐州人對它如此“反感”,因為別人永遠不了解:因為在徐州,“八號”是關押犯人的地方。徐州人誰也不愿意進“8號”,所以對此諱莫如深!“河清路八號”徐州第一座看守所,因為保密的原因,里面究竟關過什么人,徐州人至今也不清楚。據說國民黨徐州“剿總”杜聿明在淮海戰場上被俘后就被關押在這里,流竄于魯南蘇北的“燕子李三”被捕后也關押在這里,當然,關押在這里的并非都是壞人,在非常時期,如“文革”中的冤假錯案,如鹿傳法、張德法也都曾關押在這里。按說關押在“八號”里的人畢竟是社會上的少數人,看守所里一定很“冷清”。但它也有過兩次“炸棚”時期。一次是建國初期的鎮反,一次是改革開放初期的“嚴打”?!罷蚍礎庇捎諛甏迷?,那時年齡較小,沒有印象,只記得云龍山西體育場南,一次曾槍斃了幾十名罪大惡極的反革命分子。而“嚴打”則親眼所見、親身經歷過,印象深刻。經過十年“文革”的混亂,沉渣泛起,全國各地不少地方發生殺人、放火、強奸、搶劫、爆炸等危害公共安全的事件,而武斗的余風未盡,打著派性的兇殺事件屢見不鮮。1983年,中央以“快刀斬亂麻”的決心和勇氣,開展了一場以整頓社會秩序為目的的“嚴打”戰役,以雷霆萬鈞之力,逮捕、鎮壓了一大批危害社會公共安全的犯罪分子,各地看守所“炸棚”。全國人大通過了以“速判快殺”的“9.2”決定,才得以緩解。1983年國慶節前夕,聽說槍斃人的游街隊伍將要從此經過,只見人們從廠里、奎河兩岸、保健院內跑出來,圍在和平路兩側。只聽一片警笛聲從和平橋方向傳來,由近百輛大小警車依次開來。前十輛警車上站滿了即將伏法的罪犯,由公安機關軍管會的武裝人員押送,每個被執行的人胸前掛著一塊大木牌,白紙上寫著罪犯的姓名、案由,畫上粗大的紅叉。那次“嚴打”槍決犯人的游街路線就是從河清路八號出來向南,走淮海路車站廣場,經復興南路轉和平路到體育場公判會場的。現在處決犯人都是“注射”方法,可是以前傳統的都是槍斃,據說將被處決的犯人,從半夜零點開始就陸續從看守所被提出,并用麻繩五花大綁,直到被執行死刑。這些傳說更增加了對“8”號的神秘感和恐懼感,所以人們從“8”號經過時都步履匆匆。厚重的解放南路八號——原徐州市人民政府駐地解放路在“文革”前的名稱是“三民街”,聽名稱就知道那是國民政府當年命名的,在“文革”的改名風潮中,被改成解放路,并沿用至今。那是徐州一條重要的南北通道,在上世紀八十年代以前,它僅是一條狹窄的沙石路,沿途有印染廠、印刷二廠和飯店、水果店、煙酒店等,可謂是“路不平、燈不明”。解放南路八號作為原徐州市人民政府駐扎地,它的前身是原浙江會館,那棟樓兩層三開間,作為市政府以后,才陸續修建了北樓、西樓等附屬建筑,而浙江會館在“文革”初期被辟為“紅衛兵接待站”熱鬧過一段時期。該樓在“第二次全國文物實地普查”中被確認為“近現代重要足跡及代表性建筑”,現已列入市級文物?;さノ?。此樓始建于民國初年,至今已有百歲房齡。1924年徐州老一代藝術家在浙江會館的資助下在這里開辦了后來大名鼎鼎的徐州藝術專科學校(徐州藝專)。該校師資雄厚,后來享譽海內外的大師級藝術家如李可染、王子云、蕭龍士、王琴舫等都曾在此執過教鞭。而從這里走出來的學子后來也都十分了得。他們當中有福建武夷畫院副院長鄭斯文,中央戲劇學院院長趙洪模,“上影”著名導演徐韜,江蘇國畫院著名畫師李畹等,還有一大批學員成為中小學的美術老師,讓彭城畫派薪火相傳至今?!杜沓峭肀ā?013年10月25日曾刊登過一篇記者林玉塵寫的“徐州八大家影響中國美術史”的文章,這八大家都和徐州藝專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按說這個文化氛圍如此濃厚的地方,應該是一處安靜祥和的所在??墑竊凇拔母鎩逼詡?,解放南路八號這個地方卻因三次“徐州市革命委員會”的興衰變遷,卻也“史無前例”地熱鬧了幾年。那時“文革”剛開始時,實行的“四大”是“大鳴、大放、大字報、大辯論”,各造反派組織像雨后春筍成立起來。三五個人也可以自稱“總部”,十幾個人也可以自稱“總司令部”,于是就有了自己的“公章”,自己的旗幟,而且越刻越大,越做越大。運動初期的1967年,在老中山堂舊址東鄰的老市政協活動中心,曾舉辦過一次“紅總”及其三分部“罪行”展,就展出過比酒杯口大、茶杯口大、碗口大的“公章”,能套住半個胳膊的造反派袖標,趕上半面墻的造反派大旗……1967年、1968年、1969年,徐州連續廢立了三個“市革會”,而象征它權威的門前大牌子一時也自然成了萬眾矚目的焦點:支持它的一派則認為它是本派“勝利”掌權的標志,而反對它的派別則把它看成“眼中釘肉中刺”,時刻恨之入骨,極欲拔掉而后快。于是在1967年3月起連續幾個月在解放南路八號這個特定的街區發生了一連

串“砸”、“送”徐州市革命委員會牌子的鬧劇:一派掛沒幾天的市革會牌子就被另一派別的“造反派”給悄悄砸爛了,支持它的派別隔不多久又敲鑼打鼓再送一塊更大的牌子,木頭的砸爛了,換成鋼板焊的,鋼板的被氧氣切割并推倒又換成石頭的。一開始送的一方是大張旗鼓,而砸的一方是偷偷摸摸的,后來斗爭越來越激烈,送的一方是敲鑼打鼓,砸的一方也明火執仗,斗爭的烈焰大有一觸即發之勢。當時老百姓家中都沒有電視,晚飯后到“市革會”去看熱鬧,成了當年那幾個月的“趣事”。威武的文亭街八號——道臺衙門中外的臺兒莊大捷,劉峙、杜聿明也在此指揮過徐蚌會戰,解放后毛澤東第一次到徐州視察就曾住在這里,中國人民解放軍裝甲兵司令部建國初期也設在這里。道臺衙門是蘇北魯南、皖北、豫東一帶最大的府衙建筑群,現已殘破不堪,但仍存在一座“一字形”的照壁,徐州人俗稱“影壁墻”,它高5.6米,長30米,巍峨壯觀,是徐州地區最大照壁,現隱沒在高樓大廈之間。當年的道臺衙門坐北朝南正堂的屋頂是亮光閃閃的綠色琉璃瓦,四周建有高大的圍墻,有四座高三層帶射擊孔的水泥碉堡,每天還有定時巡邏的哨兵,那閃光的刺刀和空曠街道上回響的皮鞋聲,更加重了它的威武。在它四周的街巷中,沒有兒童的嬉鬧聲和小販的叫賣聲。道臺衙門不僅是徐海地區最高的行政機關和軍事指揮機構,也上演了一幕幕人生的悲喜劇。復辟狂張勛在此地用搜刮來的民脂民膏連擺7天筵席為自己慶祝60大壽,奉系軍閥號稱“狗肉將軍”的張宗昌也在此為老娘候氏做70壽誕,徐州柳新鎮中鎮口村的傳奇將軍、跟著賀龍長征的張振漢在此為母親做過7天流水席的“喪湯”,這座威武的建筑群里的故事口口相傳至今。


2018/11/16 2:19:39

32

發布時間:

作者:

點擊次數:

下一篇:

上一篇:

福建十一选五qq群 3d开机号与试机号今天 极速pk10是正规彩票吗 为什么沙巴体育下注那么难 秒速时时彩开奖走势图 极速赛走势图 双色球及时更新走势图 重庆开奖号码查询 福彩22选5最新开奖时间去 重庆时时彩直播开奖app 王者捕鱼器68000 山西十一选五任三规律 黄金时时彩全能计划王网站 新时时倍投技巧 时时开奖结果同步 北京pk拾手机软件下载 澳門十大網投平臺-最新十大網投官網-線上十大網投娛樂大全-邳州文化網